学校体育|论“合作”、“合作学习”及“合作教育”

bet客户端
2019-01-14 09:21
为什么要培养合作精神

bet www.ipaiworld.com 一、为什么要培养合作精神

上个世纪的80、90年代,当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众多的国人出国走向世界时,我们可以常听到一句描述中国人合作精神的话是“中国人一个人是条龙,三个人是条虫”,话虽然刺耳难以接受,但国人面对自己的表现,也不得无可奈何地接受着,同时也进行着自我批评和自我激励。

国人合作精神真的很差吗?差在哪里?为什么?有人说,穷人最需要团结,因为他们要抱团取暖,有人分析说:正是由于中国自古以来“苏湖熟,天下足”,鱼米之乡的“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富足的的农耕生活形态造就了中国人可以自给自足而合作精神差的根源。

无论怎样,在当前国际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形势下,合作协同的精神越来越需要,中国青少年的合作精神教育必须要加强了,提高他们的合作能力非常紧迫,“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担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的合作窘境再也不能发生在当代的中国青少年的身上了。

二、什么是合作,合作有没有层次区分?

那么,问题是:什么是合作、什么是合作学习,或者说我们所追求的合作学习到底是什么样子呢?记得十年前当新课改刚刚开始时,有人解释合作学习时就说过“传统的教学强调用对墙传、垫球来评价学习效果,而现代体育教学则普遍采用两人一组的对传、对垫来提高学习效果”。看到如此解释我们必然困惑:难道合作就这么简单,合作学习就如此简单吗?两人对传、对垫就是合作学习啦?如果合作是如此简单,合作学习也是如此简单,那么合作教育就一定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排球对垫、足球对踢、篮球对传、乒乓球对打、跆拳道对踢、摔跤对摔岂不都是合作学习了?但笔者认为,这绝不应该是合作学习的本来含义和面目。

那么什么是合作呢?合作是不是也有层次之分呢?笔者认为:

(1)合作是一种需要。人需要合作,越是弱小和处于困境的人就越需要合作,所谓“抱团取暖”。凡是一个人或一个集团有难以做好的事情时,他(他们)就会寻求与他人或其他集体的合作。合作几乎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因此合作不是一个褒义词,而是一个中性词。因为坏人也要进行合作的,坏人也有合作精神,有时坏人之间的合作比好人之间还强,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没有法律的保护,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因此他们做坏事很困难,所以他们需要合作,需要密切的合作,这种合作是一种需要,但没有正义。所以,当合作只是一种需要时,那还是一种很低级的合作。

(2)合作是一种状态。应该说,在我们眼前到处都是合作的景象:两个人一起搬桌子、一个人给另一个人递东西、一个球员给另一个同伴传球后再去掩护他,还有,一个小偷给另一个小偷望风等等。合作并不高深,还随处可见,合作其实是一个司空见惯的状态,但这种状态只是个状态,只看表面现象似乎什么也说明不了,更无法直接进行提倡。

(3)合作是一种成果。合作必有合作的结果,无论结果是好还是坏。合作失败、合作成功都是平常事。说合作一定就会有好结果,单干就一定不是好结果,或说合作一定不好,单干一定好,都是有误差的预想,都是一厢情愿。而且,即便是合作成功了,也不能说明单干就会失败,甚至我们不能说明合作一定比单干更成功。但,有一点应是清楚的,那就是:盲目的合作和盲目的单干都一定不会有好的结果。因此,我们也不能只从结果来判断合作的优劣,不能简单地褒贬合作。

(4)合作是一种精神。我们也经常看到一种让我们心生感动的合作,如大家齐心合力地抬送一个病人去医院,几个解放军战士在汹涌波涛中齐心合力救人,一个团队在高山上互相扶持着向山顶冲击,一个小朋友推着毫不相识的蹬车老人上坡……。在这些合作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精神,是一种“给予”或“相互给予”的精神力量,这种合作已经超越了功利的需要,超越了一种行为表现形式,也超越了一个具体的结果,它已是一种无私的给予、一种自我实现的目标、一个大公无私的胸怀和一份浓浓的仁爱之心。

(5)合作是一种习惯。有一种合作已经成为了习惯,成为了品格,有这样一种人,无论谁遇到困难,他就立刻变成一个帮助者、一个合作者,如果他在路上遇到病人他就会参加抬送;如果他看见汹涌波涛中有人落水他就会纵身水中与他人合力救人;如是他是登山团队的一员,那么只要队友需要帮助,他都会冒着自己的危险去援助他,在他身上,合作永远在,合作精神永远在,因为当他还是一个小朋友时,他就经常去帮着毫不相识的蹬车人推车上坡,而每次推完后他都会感到无比的幸福和快乐,于是幸福和快乐让他的合作成为了习惯。

如此,合作应有许多的层次。因此,我们要鼓励的合作行为和要培养学生的合作精神也要分出层次:我们不应太鼓励那种总是寻求人帮助的自私的合作需要,也不追求“只要大家一起做事就好”的形式上的合作,更不能满足于“不管合作得怎样,我们只看成功失败”的结果意义上的合作。我们要鼓励及要培养的是“给予别人方便和力量”的合作,以及“只要有人需要帮助我,我就会伸出援手”的合作的态度、精神与习惯。

三、什么是合作学习和合作学习方式

学习是人的常见的一种行为,是在校学生的主要行为,且学习是一种有难度并需要付出努力的行为,因此在学习过程中,合作的需要和合作的行为到处可见。比如同学们一起学跳舞,一起合唱,一起完成老师布置的学习任务,一起练双杠,一起打排球等等。应该说,两人以上一起进行的学习都是广义上的合作学习,但只说到这里,我们今天的讨论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如果随时随地都发生的合作学习行为就是我们要讨论的合作学习的话,那么我们还有必要去大力提倡吗?还有必要去实现转化吗?

因此,我们所说的合作学习,至少我们所要提倡的合作学习绝不是“两人以上的人在一起学习”、也不是“两人对垫排球”,甚至也不是 “两人以上的人在一起合作地进行学习”。笔者想给的定义是“合作学习是两个人以上的人群有意识地、发自善心善意地、为了能帮助对方而形成的交互学习行为”。这种合作学习的本意不是索取、不是应付、不是被要求、不是无奈,而是一种发自善意的帮助和互相帮助。

何为合作学习方式,那就是在学习中与人合作的习惯,就是给予别人帮助的行为习惯,因为学习方式被许多专家定义为是“稳定的学习行为特征”,而稳定的行为特征不就是我们所说的习惯吗?中国的基础教育改革为什么要强调向合作学习方式的转变?就是因为中国的学生习惯在学习中单打独斗,或者习惯于依赖别人。在学习中习惯单打独斗的学生往往是学习好的,习惯于依赖别人的学生往往是学习不好的,而他们都比较缺乏“具有给予性质的和充满爱心的合作”,他们偶尔有这种合作也并不“稳定”。因此,国家要提倡要把“有意识地并发自善意的、为了能帮助对方和学习对方的交互学习行为”变成广大中国学生的学习习惯。如果这样的合作学习成为了习惯,拥有这个习惯的人一定是被人所喜爱,为社会所接,一定是能学的很好的,一个可以走得很远的人。如果我们中国人从小就借着合作学习将“给予的合作精神”变成为了习惯,那么拥有这个习惯的中国人就一定不会再被外国人说“中国人一个人是条龙,三个人是条虫”了。

四、体育课堂教学中有哪些合作学习?

我们前面说过,学习行为中充满着简单的、形式上的合作,学生的内心里也充满着抱团取暖式的合作需求。教育就应该把这样的简单的、形式上的、有私利性质的合作学习升华为有深刻教育意义的、充满内涵的、给予爱心式的合作学习。那么哪些是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学习,哪些还不是?它们在体育课堂教学中是怎样不同的情景和表现呢?这无疑是一个困难的区分,但我们又应该区分,于是笔者就尝试着做了如下的区分和归纳:

↑表1 体育课堂中的合作场景和合作的深度区别

虽然,我们对“简单的合作”与“具有深度的有教育意义的合作”进行清晰的区分并不容易,以上的区分更谈不上科学和完美。但我们必须要有区分“只是形式上的合作”和“具有教育意义的合作”的意识和视角,这是本文要强调的。如果没有这样的区分,那么“两人对垫排球”的这样的肤浅的合作和合作学习就会充斥体育教学实践,基础教育改革的“促进学生向合作学习方式的转变”的目标就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五、合作学习的难点及合作教育的要点是什么?

我们都有个疑问:为什么在体育教学实践中几乎每个体育老师都重视合作学习,都在教学设计和教案中反复强调让学生进行合作学习,但在教学实践中我们去很少看到让我们心悦诚服的“合作学习景象”,至今仍然少见“有效促进合作学习方式转变”的优秀教学案例呢?

不用说,那一定是意味着促进合作学习方式转变的教学工作是有难度的,不是一蹴而就可以做好的。合作的教育就更是如此,那么促进合作学习方式转变的教学设计难在哪里呢?让合作教育真正落到实处的要点优势什么呢?笔者认为,真要形成有意义、有深度的合作学习,要合作的教育真正落到实处而不虚化,至少需要有以下五个方面的条件:

(1)有难度的课题

合作要有合作的课题,所谓课题就是工作,就是一起合作做什么。一个有难度的工作就需要合作的强度要大,相反一个没有难度的工作去,其合作的强度就小。我们常见的“只是一起在做什么”大都没有什么合作的强度,或者是“合作也行、不合作也行”“对墙垫也行、两人对垫也行”的简单合作,促进学生合作学习方式形成的力度自然就小,也就成不了优秀的案例。因此,要从教学中找出有一定难度的学习任务让同学们去完成才能出现有意义有效果的合作,才能真正出现合作学习。

(2)有合作的集体

合作要有合作的集体,无论是两个,还是两个以上的集体。合作集体的性质决定了能合作什么,甚至能不能合作,比如需要大家一起做的事情,集体里的人都能做,那就用不着合作;相反,这些事情大家都不会做,那么也无法合作。只有是你会这个,我会那个才能进行有意义、有效果的合作。因此一个合作的集体也是有条件。不是什么集体都可以合作任何一件事情的。

(3)有合作的分工

同理,合作集体中小组成员的搭配也是有深度的合作学习的前提。如果两个人都不会单杠动作,也不会保护与帮助,那么他们之间在单杠学习方面就难以合作;另外,双方没有合作的义务和责任,他们也难以进行实质性的合作,因此合作学习要有事先的分工和各自的责任。

(4)有合作的激励

人的合作可以自发的,缘于“给予”的合作是需要高尚的品德,而学习中的合作必须是有要求的,不但有要求还要有激励,还要有检查、有总结、有表扬、有批评。如果不是这样,体育课中只是自发性的合作形式,只是“排球对垫”“双人传球”式的简单合作,那么这样的合作行为也是难以促进真正的合作学习方式的转变的。

(5)有合作的教育

体育学习中的合作和合作的学习,不只是一个形式,更不是一种“改革的标榜”,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中国学生最需要的教育,既然是教育,就必须有进行教育的教材。教师必须要有合作教育的备课,以便可以在学生的合作行动中,告诉学生为什么要“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为什么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什么是“无私的奉献”,“合作的快乐是什么”,“那些红军战士,那些先进人物,那些优秀运动员,是在怎样的艰苦卓绝中如何互相合作去争取胜利”等等。这些故事与眼前的合作学习有机地结合起来,那才是一种具有深刻教育意义的、有深度的、有实效的合作学习教育。

(作者:毛振明 付晓蒙 原载于《体育教学》2015年第5期)

?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79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