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产业高端访谈|杨扬:前面只有方向,但没路

bet网
2019-01-11 09:43
所以我给自己的目标是,后面的几年,要联系相关部门、整合相关资源,着手建立一条人才培养的上升渠道和体系。

bet www.ipaiworld.com   bet北京1月10日电 bet体育记者2018年底在北京、江苏、上海、福建做了中国体育产业深度调研,以下是记者在上海对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创办人杨扬作的访谈实录。

  bet记者(以下简称“记”):您创办的飞扬冰上运动中心自2013年投入使用至今,刚好经历了一个5年周期。这个“北冰南展”创业项目是如何起步的?

  杨扬(以下简称“杨”):万事开头难,老话真是太贴切了。在2013年刚开业的一段时间内,冰场经营相当困难,没有人流是最大的问题。专业场馆不同于商场里的场馆,商场有自带流量,而来体育场馆的目的性很强,是来锻炼和体验该项运动的。南方市民对滑冰的兴趣还是培养初期,所以没人来才是正常的,虽然这让我很难受。

  从经营来说,宣传推广成本非常高,我们一开始也很难投入那么大。另外,因为此前没有人尝试过专业冰场商业化运作,我们没有参照物,只能按照当时现有的商业冰场运作模式去开放,但后来发现不对了。我们飞扬中心的场馆由于是政府投资建设的,所以在当初招投标合同里就将公众开放定位为公益开放,并规定了价格,是40至60元,学生票和晚安票(晚上7点以后)只有20元,还免费提供冰鞋。而商业冰场的门票是90至120元。加上我们没有人流量,最终一年下来,从门票收入来看,我们的门票收入和商业冰场差距很大。商业冰场的门票收入在前两年大约占比60%到70%,我们这块收入不到成本的10%。因此前两年,我们的经营状况很艰难。

  飞扬冰上运动中心里参加训练的孩童

  记:那当时您怎么来解决这一困难呢?

  杨:只能调整经营策略!既然这个场馆的地理特点就是人流量小,我们怎么努力也不会有太大变化,那就要从我们的经营策略上做调整,不把散客收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我们甚至通过大众点评等渠道给出更优惠的价格,吸引人来玩。另外一方面,我们提出了三个专业的目标——“专业管理、专业培训、专业服务”,要将飞扬打造成专业的冰场运营团队和专业的冰上运动培训机构。因此我们聘请了花样滑冰的陈晓飞教练,即当年带张丹、张昊打奥运会的教练来飞扬执教,也邀请韩国国家队教练来为我们短道教练做培训,等等。

  同时,既然客流没法和商业冰场比,无法参照他们的运营模式,那就彻底把运作模式区分开来,我们利用场馆有看台的优势,积极承办和主办各类冰上赛事,通过赛事来推广这项运动,以及提升飞扬的影响力。这也符合我创办飞扬的初衷,让更多人参与冰上运动,在这里发现人才,为他们提供专业支持,搭建实现梦想的舞台。

  与此同时,我们也想办法让冰上运动进校园。先从场馆周边做起,我利用个人的名气召集了周边19家学校的负责人来听我介绍冰上运动进校园的构想,但最终只有一所小学接受了我们的课程。还记得头几堂课的艰难,由于经验不足,教的又是一二年级的小孩子,一开始的培训还是有些混乱的。后面我们下决心严格规范流程,从进入冰场的动线,到穿冰鞋,再到热身运动,再到上冰,退场,教练和老师都抠细节,注重流程管理,很快培训就有模有样了,一个学期下来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培训方案,也编辑成册了教学大纲和面对小朋友的冰上教学课程书籍。就这样,第二年就有很多学校慕名而来了。流程规范、服务专业、安全保障,这些应该是我们打开局面的关键。

  记:现在飞扬冰上中心的运营情况如何?

  杨:现在可以说相当忙碌。飞扬中心目前有11所公立学校、近10所私立学校来上滑冰课。周一到周五白天的时间基本都用上了。周一到周五的晚上和周末时段一般是留给专业培训课程学生和社会化俱乐部训练,以及一些赛事活动等。比如说,我们现在有23支6-14岁的冰球队。今年全国U系列青少年冰球比赛中,U8组我们击败了传统强队北京队,这让我们非常受鼓舞。我们还承接了为上海队选拔和培养冰上运动人才的任务,这两年已经为国家短道速滑队输送了9名队员,这个是让人很自豪的,毕竟是在上海这样一个没有冰雪传统的南方城市。相信未来,飞扬会走出更多热爱冰雪运动的孩子,更多实力一流的冰上运动员。

  记:如果从体育产业发展的角度,您从冬奥冠军转身为飞扬冰场创办人,有什么体会呢?

  杨:我觉得,体育产业和体育事业不能一分为二。目前体育产业在发展初期、体育事业在转型期,比如协会改革等。前者是体育发展的原动力,后者是体育发展的基石,因此任重道远。我们现在做的是冰上运动培训工作,算是体育产业最末端的事。这个“末端”不是指水平低,而是指资源短缺、处处受制于人。最大的问题首先是场馆。我们飞扬中心有楼上楼下两块冰场,面积还是很大的,还有五千个座位。由于空间大,耗能高,冰场的运营成本就非常高。五年下来,即便我们现在教学和训练已经呈基本饱和状态,也就是处于微利的状态,而前三年半一直是投入大于产出的。目前我国90%以上的场馆都是国家投入的,没有市场化运行机制,运营管理不够专业,配套服务又不到位。场馆闲置以及每年需国家财政补贴的现象非常普遍。加之消费人群和消费习惯的培养需要时间,所以要运营一个大型场馆,没有10年及以上的合约企业都不会签。另外,在培训行业,国家各项目的协会刚刚成立,在项目发展规划上、行业标准设计上等都还是初期,以至于我想为我们退役的运动员在转为教练员前做个教练培训,都找不到相关机构,更不要谈认证。所以各俱乐部在给教练定级,通常都是通过他们的运动水平和教学年限来定,对外介绍教练时基本也都是介绍他们的运动成绩。我很幸运的是,自己也是专业出身,凭着自己的专业背景在教练招聘环节上可以招到最合适的教练。这些教练通过几年的教学成绩,已经证明了飞扬当初的选择。但从整个行业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记:您对冰雪培训这块体育产业很看好吗?

  杨:冰上培训如果从体育产业角度来看是不容易的。前面我也讲过,它受制于很多层面,场地资源、成本、教练员等都是最终决定一家俱乐部能不能生存的重要因素。按我自己的经验,如果这几年我只做培训其实是活不下去的,要将场馆综合利用,比如做赛事、活动等。另外,通过细节化管理,如平衡把握人才培养和普及的比例,形成合力,最终才有机会将负担很重的场馆盘活,同时实现人才培养和大众普及工作。

  记:中国的体育培训主体还是青少年,您看好体育培训的未来吗?

  杨:通过5年时间的摸爬滚打,我觉得体育培训前景是不错的。这5年,我看到很多家长的热情非常高。随着社会的发展,家长们越来越有运动对孩子成长有帮助、有影响这种意识。现阶段“80后”“85后”的家长,都愿意让孩子培养掌握一个体育项目技能。但现实情况是,体育场地实在太少了,尤其是大城市,能够就近找到运动场所、专业老师太难了。一旦距离远了,家长接送不方便,就难以坚持。5年时间的培训,坚持下来的孩子,很多能达到专业的水平了,可这些孩子马上要上初中了,学业就要重了,有些选择了减少体育投入,把这项运动变成了业余爱好,但也有一些孩子不愿放弃,今年夏天就有几名短道学员家长来找我,孩子初一了,不愿放弃,但又没有方向……所以现在又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社会化体育培训的未来在哪里?

  所以我给自己的目标是,后面的几年,要联系相关部门、整合相关资源,着手建立一条人才培养的上升渠道和体系。这里面需要体育部门、教育部门、国家项目协会等的联动,甚至还有一些项目要走职业化的路。我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往前冲,前面只有方向,但没路,希望自己走好吧。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73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