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教学不仅仅是传授技能——访77岁的芬兰滑雪教练迈斯涅米

365bet网
2018-12-27 08:29
他还希望更多的中国孩子有机会学滑雪,他认为“学滑雪越早越好”。

bet www.ipaiworld.com   365bet赫尔辛基12月26日电 滑雪教学不仅仅是传授技能——访77岁的芬兰滑雪教练迈斯涅米

  365bet记者李骥志

  西方人的圣诞节刚刚结束,卡里·迈斯涅米马上投入到工作中。已经77岁的他,目前是塔尔玛滑雪场的一名签约滑雪教练。在全芬兰1000多名比较活跃的高山滑雪教练中,他应该是年龄最大的。

  从赫尔辛基驱车向北约半小时,记者来到塔尔玛滑雪场,见到了迈斯涅米本人。下午2点,他刚刚结束当天的课程,正从小朋友手中收回橘红色的训练背心,旁边路过的人都跟他打招呼。雪场管理人员说,迈斯涅米是这个雪场最受欢迎的人。

  身材瘦小的他,在雪地上有如腾云驾雾,稍微一抬脚就滑出几十米,几乎看不出是上了年纪的人。记者问他怎么保持这么好的身体,他说自己也不清楚,“无非就是每年冬天滑雪,夏天划船、骑车,每周骑行三次,每次至少20公里”。

  作为滑雪教练,他每周工作五六天,每天6小时,算下来每个雪季授课100多节,这个工作量与年轻人没什么两样。在圣诞节之前,他的授课日程就已经排到了元旦。他的学员中有95%以上是孩子,另外一小部分是成年人和外国滑雪者。

  丽特瓦·阿霍宁有四个孩子,其中两个是迈斯涅米的学生,四年来每个冬天都会来跟他学几节课。阿霍宁说,迈斯涅米人很好,善于交流,孩子都很崇拜他。“他的滑雪技术很好,而且对生活理解深刻,他能教给孩子更多,包括对滑雪的态度,其实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迈斯涅米告诉记者,他35年前到位于武奥卡蒂的芬兰滑雪教练协会上的第一堂课,就是滑雪教学的基本思想。“仅仅懂技术远远不够,最重要的是怎么教学”。

  他举例说,设想教6岁的孩子滑雪,首先必须让他们相信,相信老师,也相信自己。“如果他们不信我,一切都完蛋了”。而且,“建立信任的机会往往只有一瞬间,就是第一眼,你必须要真心交流,不能假装,不能欺骗”。

  迈斯涅米曾是芬兰最大报业集团的调研室负责人。最初萌生当滑雪教练的想法,是因为妻子告诉他,“如果你不当教练,孩子们就不愿意学滑雪”。于是他前往武奥卡蒂进修,4年后通过了三个级别的课程以及国际滑雪教练协会的认证。

  此后,他利用业余时间到雪场教课,很快就把两个孩子带入门。到了进一步提高的时候,他给孩子找了其他教练,因为“自己的孩子有时候会撒娇”。他自己则喜欢上了这一行,继续兼职教别的孩子,他觉得“在芬兰当滑雪教练很受欢迎”。受父亲的感染,大女儿成年以后也进修成为一名兼职滑雪教练,如今已执教28年。

  据估计,全芬兰有数千人拥有高山滑雪执教资格,相比之下,执教越野滑雪的人就少得多了,这是因为基本上人人都会越野滑雪,孩子跟家长学就行了。芬兰历史上一直是越野滑雪强国,而高山滑雪是最近几十年才开始流行。苦于境内地势平坦,建造高山雪场的条件不足,全芬兰只有7%的人从事高山滑雪,比瑞典的25%和挪威的35%少得多。

  尽管芬兰缺少顶级的高山滑雪运动员,但是运动员的基本功很好,而且普通爱好者的平均水平也很高。迈斯涅米认为,这是因为芬兰的滑雪教学很细致,讲究个性化教学。他告诉记者,在芬兰每20个学生对应5个教练,而在一些中欧国家一个老师带15名学生是常事。

  迈斯涅米目前正在参与一个推广项目,希望把一套较为成熟的教学体系推广到全芬兰。这套教学体系在原有的滑雪教学分级基础上,进一步细化分级,完善成长阶梯。按照最新的分级,4岁就可以上预备班,5至8岁可以上初级班,6至9岁上中级班,7至12岁上高级班,9至15岁可进入竞技班,进而成为专业运动员。

  迈斯涅米说,全芬兰160个高山雪场中,约60个大雪场都已经加入这一体系,一些小雪场也在效仿。他说,2019年是中芬冬季运动年,希望这一教学体系的价值能够被中国同行所挖掘。他还希望更多的中国孩子有机会学滑雪,他认为“学滑雪越早越好”。

  谈及自己的人生规划,迈斯涅米觉得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坚持教学,至少要干到80岁。“那80岁以后呢?”记者问。“如果身体还可以,就继续教,或者减一点工作量,比如每天教2个小时。”他回答说。

责任编辑:龚媛媛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10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