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解析】中国承办40强赛赛会制的可能性有多大?

中国足球 admin 8浏览 0评论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述评  

亚足联7月27日正式公布了亚冠联赛东亚大区第七小组(广州恒大)以及第八小组(上海上港)比赛将在马来西亚进行,而北京国安以及上海申花所在两个小组小组的比赛尚未最终敲定。尽管未来存在着疫情重新大爆发而让比赛不得不被迫取消的可能性,但亚冠联赛按亚足联竞赛委员会所拟定的方案与时间表正常进行,更有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于是,这对中国男足国家队所造成的冲击以及严重后果不可低估。为此,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7月26日在接受采访时明确提出,“不排除四十强赛采取赛会制的可能,我们来承办。那样就可以按照中超的防疫经验,对国外队伍从机场就开始全程封闭。”

应该说,中国足协的设想很好,只是具体实施起来,恐怕难度相当之大,而且不仅仅需要中国足协在国内上下疏通、选择好地点并得到各方的支持与配合,更重要的还是同组其他四支球队的全部同意。

【解析】中国承办40强赛赛会制的可能性有多大?

①赛会制或是最佳良方

按亚足联拟定的亚冠赛程,11月3日或4日打完亚冠1/8决赛,中超四强中的国脚在11月4日或5日才会返回国内,而且还要取决于届时的国际航班情况。但回国之后,按照目前现行国家政策,需要进行至少14天隔离。但国足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最后两轮比赛分别于11月12日和17日进行,对阵菲律宾队与叙利亚队。这就意味着,正常情况下,国脚们征战亚冠联赛后,将错过这两场关键性的世预赛。这其中,还没有考虑另外两个因素:首先是国脚们在亚冠联赛在10月16或17日至11月3或4日期间19天内完成7场比赛,连续作战有可能造成国脚疲劳过度、甚至受伤的可能;第二,国脚们回国后如果需要隔离,如何在此期间保持好竞技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考虑采用赛会制的方式,而且最好是在10月份安排在境内某地展开,无疑是解决这个难题的最佳方式。因为相比而言,中国队所在的第一小组中,中国队在剩下的四轮比赛中“三主一客”,如果能够主场承办这个小组的比赛,不仅保全了主场,更可以免去客场前往关岛比赛之前所可能面临的一系列复杂而繁琐的程序。此乃其一。

其二,因为9月24日完成中超联赛第一阶段比赛,分布在各中超球队的国脚们竞技状态等处于一个水平线上,国足集中后出战,就不存在需要调整不同球员的不同竞技状态问题。这就好比假设11月份出战的话,中超四强的国脚们因为在参加亚冠联赛,竞技状态无需担心,但不参加亚冠联赛的其他中超球队国脚则可能由于没有比赛而不处于最佳竞技状态,如何将两批不同的球员状态调整到一起?这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第三,如果安排在10月份展开,则国家队在10月份的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周完成全部赛事,就不会影响到中超四强出战亚冠联赛,即便是11月初打完亚冠1/8决赛回到国内进行隔离,整体上也不会影响到国家队,最多只是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比赛开赛时间延后些。

换而言之,以赛会制方式将国足40强赛的比赛安排在10月份完赛,无疑是最佳选择,也可以说是目前态势下最好的应对良策。这就像第二小组的澳大利亚队那样,澳足协明确提出以赛会制方式打完第二小组的全部比赛,一是减少国际飞行的风险,二是确保各队在比赛期间所提出的全部条件,从而让球员、教练以及工作人员在安全、健康的环境下完赛。所有比赛将全部在空场的情况下完成。这也是澳足协在疫情下所能够想到的最理想的方案,因为澳国境内也存在着回国需要隔离14天的政策壁垒。

所以,设想与计划很美好,但具体实施或者变成现实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呢?坦率地说,很不乐观。

【解析】中国承办40强赛赛会制的可能性有多大?

②设想变现实未必乐观

就像陈戌源主席所说的那样,“我们来承办赛会制的比赛,可以按照中超的防疫经验,对国外队伍从机场就开始全程封闭。”也就是说,在隔离14天的问题上,中国足协可以想办法游说有关方面网开一面,因为按照亚足联以及国际足联的有关规定,赴客场比赛不能隔离14天,否则就只能移地第三地展开。如果因为隔离14天而需要中国队放弃主场,这不管是中国足协抑或还是其他更高层面,恐怕都不会乐意。所以,陈主席所说的“从机场就开始全程封闭”是可行的,当然还有其他相关的防疫措施。

于是,“隔离14天”恐怕就不会成为中国承办赛会制的障碍。真正的障碍,恐怕还是在于同组的其他四支球队是否会一致同意这样的动议或方案。这就好比澳大利亚足协提出以赛会制在澳国境内打完全部第二小组的比赛方案之后,同组的尼泊尔、中国台北、约旦等三个足协全部都同意,唯独科威特足协不愿意,于是,澳大利亚足协也就无法正式向亚足联和国际足联正式提交报告。

科威特足协方面的意见是:因为科队在第二小组中以3胜1平1负积10分排名小组第二,与约旦队积分一样,只不过因为净胜球较约旦队多6个而居前。根据赛程,科威特队将在10月13日主场迎战约旦队,这将是这个小组决定谁是第二名的一场关键性战役。科威特方面希望利用主场优势战而胜之、获得小组第二名,以便能够闯入到12强赛中。科威特足协仍在等待科政府卫生部的答复,即只10月13日科威特国家队出场迎战约旦队时,球迷是否可以入场观战?假设卫生部同意球迷入场,则科威特足协将不赞成澳大利亚足协的意见,依然坚持进行主客场制的比赛,就是希望利用10月13日的这个主场优势战胜约旦队。

假设中国足协提出类似的方案,所面临的形势与情况其实与澳大利亚足协基本一样。具体到国足所在的第一小组四个对手,关岛队因为已经提前被淘汰,即取得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第二阶段比赛参赛资格的希望都已经不复存在,所以对剩下的三场比赛安排在哪里进行,恐怕并无所谓。虽然还有两个主场先后对阵中国队与叙利亚队,但因为将空场进行,即便是不在本土进行也影响不大。

马尔代夫队想要拿到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第二阶段比赛参赛资格,最重要的是11月17日对阵菲律宾队的那场比赛,而且还是客场。如果安排到中立地进行,马尔代夫足协恐怕也不会提出反对意见。当然,该队在剩下的三场比赛中还有一场是主场对阵叙利亚队。

至于实力最强劲的叙利亚队,该队所剩下的三场比赛全部都是客场比赛,包括11月17日客场对阵中国队的比赛。因该队目前积15分、位居小组首位,进军12强赛基本已经没有什么悬念,所以,该队对赛会制完赛方案恐怕也不会有太多的意见。更何况如果安排在中国进行比赛,叙利亚人很清楚,各方面的条件和待遇肯定不会差。但唯一的问题就是:叙利亚队有那么多的海外球员,届时这些海外球员何时能够归队?这才是大问题。但因为球队积分已经有15分,缺少部分球员也不会影响大局。

真正麻烦的其实是菲律宾队。由于在去年第一循环比赛中,中国队客场以0比0战平了菲律宾队,这使得菲律宾队以及菲律宾足协都“很有想法”,而且目前两队都是积7分,尽管中国队还少赛一场。菲律宾队剩下三场比赛中,拿下关岛队、马尔代夫队不会有什么问题,最关键是11月12日客场对阵中国队的比赛。菲律宾上下正谋划着客场战胜中国队,从而有机会挑战小组第二、进而进入到12强赛之中。而且,不要忘了,现任菲律宾足协主席阿拉内塔是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更是亚足联主席萨尔曼的“铁杆”,在亚足联也已经经营了差不多10年了,目前还是亚足联财务委员会主席,负责掌管亚足联的“钱袋子”。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恐怕就不用多说了。

而且,菲律宾队的实际主教练库珀迄今为止一直在不断招募归化球员,除了拥有菲律宾血统的后裔球员外,也开始打起了非血缘关系的那些外援主意,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打造一支拥有竞争力的菲律宾国家队。而且安排在中国进行赛会制完赛,菲律宾足协恐怕第一个就不乐意,而且,这其中还涉及到菲律宾队中那么多海外效力的球员归队时间问题。

只要有一支球队不同意,则想改变赛制的可能性就完全不存在,中国足协的设想恐怕也就无法变成现实。于是,中国足协恐怕就只能另做打算,按照原定的赛程寻找其他对策。不管如何,办法总比困难多,面对复杂的形势,中国足球还是要努力争取“双赢”。

转载请注明:bet » 【解析】中国承办40强赛赛会制的可能性有多大?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